草莓视频二维码cmsgapp

“哇靠!不好!这个老家伙已经现我们了···”无风涯巅,看着快朝着自己逼近的金袍老者,金猪眼皮子一挑,忍不住低呼了出来。天籁小说.』23txt.

“是啊,这个老家伙不愧是主宰阶啊,这么大的风海山脉,他竟然这么快,就锁定了我们的所在。”幽冥天龙点头,一脸担心的道。

“放心吧,他永远也来不到我们这里了···”这时,只听幽冥天龙的声音一落,一道冷冷地声音,便是突然传了过来。

嗖!

话音一落,只见一道九彩光闪过,下一刻,羽皇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幽冥天龙等面前。

“嗯?”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羽皇,幽冥天龙面色一喜,脸色惊喜的道:“老大,都布置好了吗?”

“是啊,你说的那个九玄风杀阵,已经布置好了吗?”金猪等人齐齐询问道,此时此刻,只见他们一个个双眼圆睁,眼神中满是期待之色。

“已经布置好了···”微微看了眼幽冥天龙等人,羽皇点了点头,道:“这里本就是一处天然的九玄风杀阵,如今,我只不过是加了一些东西,增强了一些他的威力罢了,所以,用不了多长时间的。”

“唔,那个···羽皇啊,这个什么九玄风杀阵,当真是那么厉害吗?利用此阵,当真可以诛杀一位主宰阶吗?”金猪心中还是有些没底,微微迟疑了下,他突然开口道。

微微看了眼金猪,羽皇眼神一眯,沉声道:“九玄风杀阵,共分地、天、极、玄四个等级,之前,这个天然阵法的等级,只不过是最低的地级而已,而今,则是不同了,经过我的布置之后,此处的威力,俨然提升到了天级···”

说到这里,羽皇神色一敛,顿了顿继续道:“地级的九玄风杀阵,威力平平,最多只可以困杀神明阶,然而,天级则是不同了,天级的九玄风杀阵其威力,足足是地级的上百倍,利用此阵,除非皇极境的修者亲临,否则没有谁可以活着离开!”

“我勒个去!这么厉害?”听了羽皇的话,赤羽双眼一睁,震惊的道:“羽皇,若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以后岂不是,完可以仗此阵法,横推一切了。”

可爱伊人

“汪,就是就是,羽小子,不如哪天有空我们去一趟人皇宗的族地,干脆一个阵法,灭了他们得了···”寻古点头,双眼放光的道。

“哪里有你们说的那么轻松,九玄风杀阵,岂会是那么容易布置成的···”听了赤羽和寻古的话,羽皇摇了摇头,道:“九玄风杀阵,威力虽强,但是布置起来,却是极为困难,在当今世上,已经是找不到布置此阵的材料了···”

说至此处,羽皇稍稍顿了下,又继续道:“所以说啊,若要利用九玄风杀阵对敌,只能在这里,除此之外,其他任何地方都不行,因为,我根本无法布置出来···”

“唔,这样啊,那真的是太可惜了,本来还以为,我们要天地无敌了呢···”闻言,金猪和赤羽等人,齐齐摇头,一脸遗憾的道。

“老大,你说的这个九玄风杀阵的威力,真的提升了吗?为什么,我感觉这里的风力,还是和原来一样啊?”这时,似乎是现了什么,小皇突然开口道。

“这个阵法的威力,确实是提升了,而今,你之所以会觉得,这里的风力和原来一样个,那是因为,我还没有催动呢。”闻言,羽皇嘴角一样,解释道。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听了羽皇的解释,小皇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“几位小贼,这次看你还往哪里朵?受死吧!”

说话间,人皇宗的那位金袍老者,已经是来到了无风涯的上空,看着尽在眼前的羽皇等人,金袍老者冷喝一声,直接杀了过去。

“哼,受死?接下来,谁生谁死还未可知呢。”无风涯巅,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金袍老者,羽皇眼神一冷,冷声道。

呼呼呼!

话音一落,羽皇瞬间动了,只见他右手一挥,一瞬间,四周风暴诈起,一股股恐怖无比的狂风,如一条条巨大的风龙一般,倏然自无风涯的周围升起,强大的撕扯之力,直接将刚刚来到无风涯上空的金袍老者,卷到了远处。

“嗯?怎么回事?这里的风力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了!”这一刻,金袍老者神色大变,心中一阵起伏,因为,此时,他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,一种很强烈的不安。

“老家伙,很惊讶吗?不过,提醒你一下,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呢?”无风涯之巅,冷冷地凝视着处于狂风之中的金袍老者,羽皇面色阴沉,声音冰冷的道。

“嗯?难道···难道这里的风暴,是你捣的鬼?”听了羽皇的话,金袍老者面色一沉,声音阴沉的道。

“不然呢?”闻言,羽皇冷笑一声,声音冰冷的道:“告诉你,我们苦苦奔行三天三夜,受尽你的逼迫与折磨,就是为了将你引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如今的这一刻···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们是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的?”听了羽皇的话,金袍老者瞬间一愣,微微沉凝了下,片刻后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,只见他双眼一睁,脸色大变道:“不好,陷阱,这里是你们为我设下的陷阱!”

“啊,给我开!”

话音一落,金袍老者二话不说,转身,直接朝着风海山脉之外飞去了,想要脱离这里,可惜,一入九玄风杀阵,又岂会是那么容易离开的。

九玄风杀阵,凶名赫赫,其自古便有,‘一入九玄,难逃升天。’

曾经,在乱世如歌的上古时代,不知道有多少旷古天骄,皆是陨落此阵之中,难逃升天,更何况,如今这个只有主宰修为的金袍老者。

砰!

果然,只见人皇宗的那位金袍老者,还没冲出多远,一道恐怖的风墙,倏然出现在了他的前面,直接将他给弹了回来。

“到了此刻,还想逃吗?简直就是做梦,实话告诉你,你是永远别想离开这里了···”冷冷地看着那位金袍老者,羽皇面色冷漠,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杀气。

“不,不可能,我不信,老夫乃是堂堂的三阶主宰,而你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大祖阶,老夫怎么可能被你留下来?不可能!这绝对你不可能···”听了羽皇的话,金袍老者疯狂的大吼,满脸的狰狞之色。

说完,他狂吼一声,瞬间朝着另一个方向,猛然冲了过去,可惜,很快再次被一道风墙,拦了回来。

接下来,金袍老者,仍然不死心,分别朝着四面八方,上下左右各自试了一遍,看看是否可以逃脱,可惜,让他崩溃的是,这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样,每一次都是毫无意外的被一道风墙,给挡住了去路。

“一入九玄,难逃升天,人皇宗的老匹夫,别白费力气了,你是不可能逃出去的···”这一刻,羽皇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,声音中透着冷冷的杀意。

说到这里,羽皇的声音,骤然一冷,道:“正所谓,三十年河西,三十年河东,之前不是追的我们很痛快吗?而今,情势逆转,也该是我们报仇的时候了,等着吧,很快,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!”

“黄口小儿,休要猖狂!如今,就算你将我困在此处又能如何,老夫不信,你一个小小的大祖阶修者,还能杀了老夫不成?”风海山脉上空,狂风之中,金袍老者大声怒喝,一双阴冷的眼眸,死死地盯着羽皇,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杀意。

“无法杀了你吗?”闻言,羽皇冷哼一声,声音冰冷的道:“哼,好,今日,就让你见识一下,我到底能不能杀了你!”

呼呼呼!

吼吼吼!

话音一落,羽皇倏然动了,只见他手中印结一变,下一刻,整个风海山脉都是轰动了起来,一瞬间,周遭所有的风暴,都是猛然变得狂暴了起来,到处狂风呼啸,风吼阵阵,一股又一股青灰色的风浪,疯狂地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最终在金袍老者的四周,形成了一个深大数千米的风之漩涡,将其死死地困在了漩涡之中。

“什么?这···这怎么可能?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怎么可能?”

风海山脉的上空,巨大的风之漩涡之中,看着突然将自己包围起来的风墙,金袍老者面色大变,一双阴沉的目光中,这一次出现了恐惧之色。

因为,此刻,他忽然惊讶的现,周围的风力,竟然再度增强了,增强到连他都无法抗衡的程度了···

“怎么可能?为什么不可能?受死吧,今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而这里,也将会是你的葬身之地。”羽皇冷声道。

“天地玄风,唯我所令,风之九灵,万般绝杀!”

刷刷刷!

随着羽皇的一声大喝,只见,原本疯狂地选在金袍老者四周的漩涡风墙,倏然停了下来,紧接着,就在金袍老者惊恐的目光中,一道道由风幻化而成的刀枪剑戟,以及各种风刃,齐齐自周围的风墙之上,显化而出,纷纷杀向了金袍老者。

与此同时,还有着一道道小型的龙卷风,齐齐四周显化而出,不断地朝着金袍老者,绞杀而去。